诺曼底登陆中奥马哈滩头为什么如此血腥,守军并不是什么王牌军

1944年6月6日,英美盟军在法国诺曼底大举登陆,开辟了第二战场,第二次世界大战也进入了新的阶段。在这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两栖登陆作战中,奥马哈滩头是盟军五个登陆滩头中伤亡最大损失最惨重的一个,好莱坞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拍摄的经典战争影片《拯救大兵雷恩》的片头那二十多分钟令人震撼的战争场面,反映的正是奥马哈滩头上所发生的惨烈战斗。那么为什么奥马哈滩头会如此血腥?

图1:奥马哈海滩是盟军诺曼底登陆中损失最大的滩头

为什么要选在这里登陆

奥马哈滩头位于科汤坦半岛南端维尔河口到贝辛港之间,是一段长约长6.4千米的海滩,海岸是三十多米高的悬崖陡坡,有四个被海水常年冲刷而形成的深谷,成为从海滩通向内陆的天然出口。这片海滩高低潮之间的落差约为270米,海滩是硬质沙地,上面筑有高耸的鹅卵石堤岸,后面是大片沙丘、草地、树林,唯一通向内陆的道路沿途有三个小村子,村舍都是用厚石砌成,村子四周都是一片田野,田间土埂上长满了小树,这就是诺曼底地区特有的树篱地形,是一片易守难攻的地形。

德军充分利用有利的自然地形构筑防御工事,在低潮线到高潮线之间设置了三道障碍物,还混杂有大量水雷,在卵石堤岸上筑有混凝土堡垒,在堡垒前有蛇腹形铁丝网和地雷,四个深谷出口都用地雷和钢筋水泥障碍物完全封死。海岸上有16个坚固支撑点,配有机枪和反坦克炮,悬崖上还构筑暗堡,配置有威力极强的88毫米炮,炮火杀伤范围可以覆盖整个海滩,在霍克角悬崖上还有6门155毫米海岸炮,对海上军舰的活动构成极大威胁。

盟军之所以选择这里登陆,是因为从维尔河口到阿罗门奇之间正处在美军犹他海滩和英军的登陆海滩当中,位置非常重要,而这段32千米长的海岸只有这一段还勉强可以登陆,其余地段都是悬崖绝壁根本无法登陆。只要盟军在奥马哈海滩登陆成功,就能将美军和英军的登陆滩头联成一气,不然的话,就只能是两段互不相通的孤立的登陆滩头,所以奥马哈海滩在整个诺曼底登陆的五个登陆滩头中可以称得上是锁钥重地。

火力准备出了问题

盟军在登陆前的火力准备中,最初为达成战术上的突然性,在预先航空火力准备阶段特意没有对这一地区进行轰炸。计划只是在登陆当天进行直接航空火力准备和舰炮火力准备,盟军以为就靠登陆当天的火力准备就足以将登陆滩头上的防御工事一扫而空,并给守军以很大杀伤。

但是计划很丰满现实很骨感,6月6日5时50分,由2艘战列舰、4艘巡洋舰、12艘驱逐舰组成的舰炮火力支援舰队按计划向滩头实施四十分钟的舰炮火力准备,由于害怕霍克角德军岸炮的射击,军舰只能在远距离进行射击,准确率很低,看上去舰炮打得惊天动地,但实际效果微乎其微。6时由480架B-26轰炸机对德军海滩防御阵地进行直接航空火力准备,投弹达1285吨,但当时云层又低又厚,飞行员怕误伤已经接近海滩的己方登陆部队,故意延迟30秒投弹,结果1285吨炸弹都落在距离海滩5千米外的地方,没有1颗炸弹落到海滩上!所以德军的防御工事和火力点大都完好无损,当盟军的火力准备刚一结束,德军的炮火就开始射击了。

在奥马哈登陆的是美军第5军第1师和第29师的各一个团。由霍尔海军少将指挥的O编队负责运送。6月6日3时到达换乘区,当时海面上风力达到五级,浪高12米,有10艘登陆艇因风浪太大而翻沉,艇上所载300名士兵就在海面上挣扎。没有翻沉的登陆艇上的士兵绝大多数人也都在大风大浪中晕了船,再加上海水不断打进艇内,士兵们又冷又湿,等到达海滩时,士兵们已经精疲力尽。

由于风浪太大,盟军士兵在登陆艇里已经被折腾得精疲力尽

滩头一片混乱

计划伴随登陆兵上陆提供及时火力支援的水陆坦克,在左翼的32辆中有27辆在下水后的几分钟里就因风浪太大而沉没,余下的5辆中有2辆全靠驾驶员技术高超战胜风浪驶上海滩的,另外3辆要归功于一位坦克登陆艇长的主动精神,他见第一辆坦克刚下水就在风浪中沉没,立即命令关上艇首门,将余下的3辆直接送上海滩。在右翼的指挥员见风浪太大,水陆坦克无法下水,就命令将坦克直接送上海滩,但这样一来到达海滩的时间提前了,为了等待配合作战的装甲车辆,坦克登陆艇不得不在海岸附近徘徊等待,德军抓住机会猛烈炮击,击沉了2艘坦克登陆艇,直到6时45分,水陆坦克和装甲车辆才驶上海滩,可刚上海滩,就被德军炮火摧毁了好几辆。接着第一波1500名士兵开始上陆,因为海中有一股向东的潮汐,以及岸上迷漫的硝烟,使得士兵难辨方向,队形也变得混乱。上陆时士兵们要先趟水涉过一米多深,50至90米宽的浅水区,再要通过180至270米宽毫无遮掩的海滩,才能接近到堤岸,而且这一切都在德军密集而猛烈的炮火威胁下。所以在最初的半小时里,这1500名士兵根本无法投入作战,只是在浅水中,海滩上为生存而苦苦挣扎。在第一批登陆的8个连中只有2个连登上预定海滩,但也被德军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由工兵和海军潜水员组成的水下爆破组,伤亡惨重,装备丢失损坏严重,但仍克服困难冒着德军炮火开始清除障碍物,在右翼开辟出两条通路,在左翼开辟出四条通路,可惜在涨潮前来不及将通路标示出来,后续登陆艇一直找不到通路,拥塞在海滩上听任德军炮击。

登陆部队被压制在滩头

第二波于7时到达海滩,正逢涨潮,德军炮火非常准确猛烈,完全将登陆部队压制在狭窄的滩头。整整两个小时里美军在左翼没有一个人冲上海滩,在右翼也仅仅只占领了9米宽的一段海滩。海面上挤满了登陆艇,秩序异常混乱,海滩勤务主任只好下令只许人员上陆,车辆物资一律暂时不上陆。此时美军第1集团军司令布莱德利根据几份零星的通信和军舰了望哨的报告,知道登陆遇到极大困难,胜利几乎不可能了,他打算放弃在奥马哈的登陆,让美军第5军后续部队在犹他海滩或英军的滩头上陆。

感谢上帝为我们缔造了美国海军

就在这万分危急之时,转机出现了,担任舰炮火力支援的美国海军见陆上的官兵死伤累累,岸上火力控制组和海军联络组都没有消息,意识到海滩上的形势已经非常困难,17艘驱逐舰充分发挥主动精神,不顾搁浅、触雷和遭到德军炮击的危险,驶到距海滩仅730米处,进行近距火力支援。海滩上有150名别动队员艰难地爬上了霍克角,发现所谓的155毫米海岸炮竟然是电线杆伪装的,消除了海岸炮的威胁,美军的驱逐舰大发神威,向海滩上德军火力点逐一开火,强大的火力打得德军毫无招架之力,只得挂白旗乞降。然后驱逐舰又向每一个新发现的目标射击,并且只要见陆军用曳光弹射击,就把它当作是在指示目标,马上进行轰击。正是驱逐舰的积极援助,逐步压制住德军的火力,为海滩上的美军攻击创造了条件。

美军驱逐舰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滩头上的美军指挥官也努力激励部下,如第29师副师长科塔准将在弹片横飞的海滩上大声说:“留在海滩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死的人,另一种是即将要死的人。来啊!跟我冲!”第1师16团团长泰勒上校也鼓励士兵:“呆在这儿只有死,要死也要冲出海滩!”在他们的带领下,海滩上的美军尽管伤亡惨重,但毕竟是久经战阵的王牌之师,尤其是第1师,自第一次世界大战起就立下赫赫战功,在美军中有“大红一师”的美誉,组织残余部队前仆后继,连续爆破炸开封死的海滩出口,终于冲过堤岸。布雷德利闻讯后,感慨地说:“幸亏第1师在那!”

尽管伤亡惨重,但登陆部队还是前赴后继

中午时分,第二梯队三个团的生力军提前上陆,在舰炮和坦克支援下,一步一步扩大登陆场,接着在“喷火”式飞机的校射指引下,美军战列舰和巡洋舰上的重炮也加入对岸射击,更是炸得德军鬼哭狼嚎,抱头鼠窜。

天黑时,第1师和第29师终于杀开一条血路,占领正面6.4千米,纵深2.4千米的登陆场,到夜间登陆场正面进一步扩大到8千米,上陆人员共3.5万人。D日全天,美军第5军付出的代价也极为惨重,光阵亡就达2500人,是盟军所有五个登陆滩头中损失最惨重的,所以就有了“血腥的奥马哈”之称。

当夜,第5军军部上岸,开设前进指挥所。军长罗杰少将向布雷德利发出的第一封电报就是:“感谢上帝为我们缔造了美国海军。”

守军哪是什么王牌军

盟军原来以为奥马哈海滩的守军是德军第716海防师的1个团,海防师既无装甲部队,又无机动车辆,士兵又多是后备役,战斗力很差。而实际上,3月中旬隆美尔为加强诺曼底地区的防御力量,从圣洛调来了第352步兵师,该师的一个主力团就部署在奥马哈,盟军情报机关直到登陆部队出发后,才查明第352师的去向,为时已晚。

在很多资料中,美军都将352步兵师说成是德军的精锐部队。但对二战德军部队有所了解的人都清楚,不算党卫军的话,在国防军中只有装甲师和番号比较小的少数几个步兵师才称得上精锐部队,像352步兵师番号这样大,都是在战争后期组建的新部队,哪里能算什么王牌军。之所以会把352步兵师吹上了天,主要是因为盟军在奥马哈滩头的损失实在太惨重,如果对手是不堪一击的杂牌部队,那堂堂美军的脸面何在啊?把对手吹得高一点,也就等于是给自己找个台阶。

在奥马哈海滩阵亡的美军士兵墓地

美军奥马哈海滩的惨重损失,充分说明了在登陆作战中,刚刚上陆的登陆部队是何等脆弱不堪,德军简直可以像“用个苍蝇拍把蛋糕上的苍蝇扫下去”那样把登陆部队赶下海。要想确保登陆成功,海空火力支援才是关键,如果登陆前盟军的航空火力准备和海军舰炮火力准备能起到作用,那么在奥马哈海滩登陆的部队就肯定不会受到这样大的损失。

a b